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媒体曝遭特斯拉要求删稿:知名媒体人痛斥特斯拉“战狼”公关

来源:传媒江湖荟

特斯拉维权事件还在发酵。

今天,最新的消息几乎爆棚。除郑州市监管部门表示特斯拉拒绝 提供相关数据外,特斯拉方面更一改之前的强硬态度——道歉了。

根据特斯拉刊发的声明,其表示尊重并坚定服从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决定,尊重消费者,遵守法律法规,坚决坚定地积极配合政府各相关部门的所有调查。

此外,还表示已成立专门处理小组,专事专办,努力在合规合法的情况下,尽全力的满足车主诉求,争取让车主满意。

然而尽管特斯拉认怂了,但明眼人一看就不难发现,特斯拉认怂的压力其实是来自官方。

舆论的压力下,特斯拉可以继续骄横,但有关部门却不能装作看不见,要知道,新华社甚至连中央政法委都罕见地怒对了。

值得一提的是道歉声明的一段话:今天我们与往日一样认真聆听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声音,特斯拉感恩各位车主、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给予我们的信任和包容,也积极听取各位客户、网友和媒体朋友们的意见、建议和批评。

特斯拉真的友善对待网民,友善地对待媒体吗?

就在刚刚,据媒体报道,《财经》杂志旗下的汽车团队怒曝几天前刊发“陶琳回应车展维权事件:特斯拉不可能妥协”后,遭到来自特斯拉公关团队的压力。

上述报道说,报道刊发后,《财经》杂志记者在车展现场接到了特斯拉的电话,沟通得挺激烈,这时候我们的展台还在特斯拉边上,但沟通方式已经靠电话了。

财经汽车指出,之后团队在会展中心洲际酒店聚餐时,也接到多人电话,要求撤稿。不过最后遭到了《财经》的拒绝。

就在今天早上,知名财经媒体人秦朔撰文痛斥特斯拉嘲讽中国媒体。

秦朔指出特斯拉中国公关摆弄事实,公关把矛头指向中国的媒体特别是自媒体,做了一些不良暗示,似乎中国的媒体特别是自媒体都是为了钱(所谓“经济性”)存在的,这不仅不符合事实,而且缺乏职业道德。

秦朔表示:你没有公关预算就说没有公关预算,你得不到总部授权就说得不到授权,你不能和客户私了就说不能私了,而且马斯克本人不喜欢公关营销是业内皆知的,但请不要不顾事实侮辱中国的媒体,包括自媒体!可能有些媒体有问题,那你就明明白白指出来或者向网信办投诉,这也有助于行业风气的净化。

秦朔如此生气,与《财经》上述被要求删除的 报道内容有关。

日前,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在展台接受了《财经》汽车记者的独家专访。专访中,陶琳暗指维权者很专业,怀疑背后有人指使。

不过,陶琳并未能提供任何证据,而只是其个人的一种猜测。

《财经》杂志的原稿是:“我们提出了很多解决的方案,我们肯定是需要让客户认可的,但如果是不合理的要求,我们没有办法去满足。她不接受车辆检测,一定坚持要高额的赔偿,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满足)。她可能……不知道,我觉得她也很专业,背后应该是有(人)的。”

没错,陶琳原话就是:“她可能……不知道…..应该”等字眼,但《财经》追问背后的人是谁,是不是竞争对手时,陶琳的回答是:我不知道是谁。

这并不是令秦朔生气的主因。

除了揣测与暗指消费者维权目的不纯外,陶琳还表达了对中国媒体或自媒体的某种嘲讽。

陶琳在接受《财经》采访时说:你们肯定也知道,特斯拉几乎是没有公关和广告的,我们没有预算做发布会这些活动,也没有媒体方面的预算。

不是说对媒体不尊重,我们其实希望跟媒体建立一种更加新型的关系:我们能给媒体提供哪些价值?换句话来讲,这就是一个现实情况,我们不会砸大量的广告费用去做公关,尤其自媒体是一个更加经济化的运作模式,我们是不会花钱去在自媒体上做投放的。

陶琳还进一步说:因为我们觉得,还是要把资源花在真正有意义的事情上面…

此外,陶琳比方说:媒体,必须是我们的很好的伙伴,我们一定要给媒体提供有价值的信息,但是对于一些恶意的自媒体,不能采取那种合作方式。毕竟所有这些成本,都会最后都是消费者来承担。

原本,因为产品销售或形象塑造需求,企业向媒体投放广告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放眼全球任何媒体平台,广告营收历来都是媒体最基础的生存模式。

但在陶琳口中,向媒体投放仿佛是一种“耻辱”。然而,正如秦朔在前述痛斥文章中所提到的,尽管没有向媒体投放广告,但仍有许多的中国媒体做了很多赞誉马斯克与特斯拉的报道。

反观特斯拉,不仅没有感恩,还要倒打一耙。

而事实上,特斯拉公司副总裁陶琳也是中国媒体人出身。现担任特斯拉公司全球副总裁的陶琳,曾任特斯拉公司中国区副总裁 ,负责大中华区政府事务、公共关系、市场与品牌等 。公开资料显示,她此前曾在百度、人人网等企业任职,并在中央电视台和武汉电视台担任过记者、制片人和导演。

不少媒体人嘲笑说:特斯拉的负面再扩展基本上都是这个总裁贡献的。功不可没。

另一位媒体人则评价说:真正的公关是新闻,陶琳接受财经汽车访问时,根本就没有新闻素养,有的只是公关媒体的套路,陶琳几乎是今年能见到的最坏的外企中方员工的代表。

其表示:陶琳懂教科书和现实中的公关套路,其实都是错的。1,她学习的公关都是日常情形,真正的公关应对恰恰相反,全是反套路和不确定性危机;2,财经汽车要的是新闻 ,陶琳讲的公关,两者是相反的,陶琳不懂的‘’3,陶琳懂广告,说“特斯不给媒体投广告”,但恰恰她懂广告,但她不了解媒体。

最新的消息是,原本在参加博鳌论坛的陶琳,被媒体曝出今天缺席了论坛活动。

据报道,特斯拉车主维权事件发生后,特斯拉副总裁陶琳缺席原定要参加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在会议主办方此前公布的议程中,陶琳将出席21日的《打造安全可控的产业链供应链》论坛,和英特尔中国区总裁杨旭等嘉宾共议如何打造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可控等问题。

但今日,陶琳并未现身,也未线上参与该论坛。

一位财经公关对此说:企业家,白领,也应该懂点政治站位和社会责任,说出的话要经得起推敲,否则,祸从口出,你的职业生涯势必受到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3月27日,150位科技媒体人通过社群和现场投票的方式,选出了一个奖:金扫帚奖。

这个奖,还有另一个名字:“年度最差公关奖”。

而获奖者,正是特斯拉陶琳领导下的公关团队。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游体育_亚游体育下载_亚游体育app网站 » 媒体曝遭特斯拉要求删稿:知名媒体人痛斥特斯拉“战狼”公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