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中环国信创始人吴彦霖:在文化传承中寻找机会

原标题:中环国信创始人吴彦霖:在文化传承中寻找机会

哈佛毕业、沃顿商学院在读……1989年出生的吴彦霖履历辉煌。与此同时,他还有一个引以为傲的身份,世界卫生组织的“无国界医生”。

2007年,18岁的吴彦霖赴哈佛大学攻读心理学学士学位。后期,他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获得医学硕士学位。21岁那年,具备语言优势,又对金融行业十分感兴趣的吴彦霖,在众多机会中选择了去东方资产工作实习,而后又在摩根大通投行部历练两年,经历了那两年并购的风口浪尖……

实战的成就感让他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个“打工人”。2015年,吴彦霖投身创业,成立了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的投资机构——中环国信。

从非洲的秃鹫,到哈佛校训的拉丁文,再到宋瓷、三国、封神榜,他都可以侃侃而谈,记忆力的精确程度和承载量,让我们的采访天马行空。毫不夸张地说,多国的语言训练,只是增加了他的阅读量和记忆力,成就了一种天然的百科全书味道。

事实上,吴彦霖一直也在以文化作为一种定义和传承做一个自己概念中的可能性的投资企业。《财经》新媒体亦借此专访机会,来和他聊一聊中环国信背后的故事。

 “情怀”与“传承”

《财经》新媒体:作为一名受过世界一流大学教育,将中西方文化融合的精英,您如何看待经典?

吴彦霖:优质的内容和优质的IP存活下来,这就是经典。物竞天择,值得像我这样的医生去像研究人的大脑一样思索。

《财经》新媒体:您创立中环国信的初衷是什么?

吴彦霖:当时机缘巧合下去了东方资产,先给中资翻英文,后来摩根大通进入中国,再给外资翻中文。这种翻译不仅仅是语言,更需要对背后的文化有了解。后来翻着翻着就明白了,中资、外资都有这个需求,需要有一批对东西方文化都熟悉的人来做业务,需求就是市场,从而创立了中环国信。

《财经》新媒体:中环国信并购项目背后有何“情怀”与“传承”?

吴彦霖:其实,中环国信的形象就是: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中环国信积极地把优秀的海外项目本土化,不断拥抱科技、政策、时代的变迁,做更加优秀的传承与落地。做的过程中取长补短,不断交流,凭借文化自信全心投入。

唐玄奘传递的是大唐文化,引进的是西方文化,本质上在做文化交流。四大名著也是在强调文化、历史、交流、贸易的重要性,核心是交朋友,传达的是文化自信。做并购也一样。

《财经》新媒体:那您是如何帮助海外项目适应中国市场的?

吴彦霖:海外项目落地中国先要把它本土化,先把它融合到中国的“文化圈”,帮它翻译语言,帮它交朋友,让它可以生根、招揽人才。

Framestore本土化

《财经》新媒体:中环国信正在将Framestore进行中国本土化落地,这家公司有何背景?

吴彦霖:Framestore公司是欧洲最大的视觉特效与动画工作室,可以理解为一个有价值、有意义的IP。这家公司其实是因为情怀创立的,威廉福克斯的创业项目、产业项目叫21世纪,情怀项目叫deluxe,deluxe下面有两个公司,去年都卖给了Framestore。这家公司有很多优秀的人才,参与了《哈利·波特与凤凰社》《阿凡达》《神奇动物在哪里》等影片的特效制作,获得过奥斯卡最佳视效奖等几十个国际大奖。

这是莫大的荣誉,也是传承,是多少年做文化也好、做科技也好、做两者兼容也好,一步步坚持下来的。Framestore1986年起步时的定位就是做调研,用技术呈现最好的画面。我们非常尊重创始人,不会去改变这件事。

《财经》新媒体:对于Framestore这么一个大 IP,如何从并购方面去理解 ?

吴彦霖:我们在整个并购重组中,绑定Framestore这么一个有价值、有意义、有明显可以生根的、能够揽集人才、招商引资的IP,然后结合政策,结合时代特殊的变化把它本土化。

《财经》新媒体:本土化需要交朋友,您如何帮助Framestore在中国建立朋友圈?

吴彦霖: Framestore在中国已经交过一些朋友,曾牵手张艺谋,全程参与了2018年平昌冬奥会及平昌冬残奥会“北京八分钟”的视觉效果制作,还参与了环球影城等项目。事实上,Framestore缺的不是朋友,缺的是圈。它有技术、有盈利、有大奖,它可以跟5G,文旅、社交、电商各行业交朋友。

《财经》新媒体:并购后的Framestore在团队管理上是什么样,如何避免水土不服?

吴彦霖:对于原有的创意团队来说,尽可能沿袭旧有的管理方式,但针对销售团队则要求完全符合中国模式,市场拓展也要符合中国现有的价值观。在创意的价值观上,尽可能简化以前Framestore的创作流程,以前创作流程里原创居多,在中国更多是采用它已经创造出来的东西进行汉化、本地化。

《财经》新媒体:Framestore 目前在做什么,未来计划如何发展?

吴彦霖:目前,Framestore还在争取的项目包括:中轴线文化的部分数字化业务、运河博物馆、运河的IP开发、运河的申遗文化、申遗民俗等。

下一步怎么走跟国家制定的十四五规划有关系,文化科技的定义里有全息博物馆、数字博物馆的建设、数字化影像落地的建设,这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方向和赛道。其次是将Framestore与远程教育、远程医疗结合。最后是一些其他创新领域,比如无人驾驶汽车。Framestore里有一个技术其实是百度阿波罗计划的前身,它在无人驾驶汽车的多环绕立体视频采集中全世界第一。此外,在无人驾驶、高清晰摄像头的应用、精准打击方面也会有一定的比重。

Framestore有最好的技术做抓手,无论是VR,还是AR、AI,做什么细支方向完全看场景。关键是按照理性的、逻辑的、有依据的判断,结合不同的资源一点点做落地。

优势与目标

《财经》新媒体:中环国信已精准挖掘并参与投资了包括大众点评,京东金融,京东物流,味千拉面,暴走漫画等在内的数十个项目。在您心中,中环国信的定位是什么?

吴彦霖:中环国信集各地文化、各地LP(有限合伙)为一体。中环国信的定位是在金融行业里做最好的“同传”,做最好的资产管理公司,确认信息的准确、缜密,确认文化交流中间没有误差。这种同传能力不仅仅是语言,更是融合文化诉求、商业诉求等的综合能力。

中环国信要做的是通过投资结构优化、产业升级整合、价值投资评估等方式,精准抓取中国经济转型发展中涌现的投资机会。

《财经》新媒体:您为何会选择文化科技这个赛道?看中了什么机会?

吴彦霖:在对十四五的一系列规划中,党和政府要求要顺应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发展趋势,推动数字文化产业高质量发展,打造产业集群。时间和时代到了现在,我们的做法是顺势而为。也是出于整个民族和集体的运气,我们有机会、空间、资源去做文化科技的融合创新。

文化爆发无限创造可能性的背后,折射的是文化自信带来的文化自强, 我们也承担着相应的社会责任与企业担当。Framestore的技术非常好,但此前由于价格昂贵,在中国的客户都是BAT、比亚迪这样非常头部的公司。在高技术水平的前提下,将海外项目标准化、规模压缩、成本降低,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以较低的服务价格将项目传承、落地,既可以为国民做事情,增加营收,又利于打造自己的文化自信,帮助中国文化走向世界。这个文化自信不仅仅是国家,也不仅仅是家庭,是我们每一个个体。

《财经》新媒体:在您看来,中环国信的优势是什么?

吴彦霖:中环国信的优势和核心竞争力在于落地。从中环国信的角度而言,一直在做减法,并不是在做加法。我们不会刻意去追风口,风口很难抓,只要成风口,就会参杂着很多的泡沫。我们做的事情非常具体,根据场景、需求、能否盈利去做业务,做的东西非常的简单。但是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财经》新媒体:您是如何做资产管理的,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吴彦霖:在商言商,市场化经济里肯定要计算整体项目的募投管退,在政策鼓励下,二级市场的PE会非常有优势。调研过程中,财务法务业务都得多维度看,而且要看企业整体的底蕴,不仅关注企业以前做了什么,还要看它以后要做什么。

并购风险投资只是投资的方式之一,就整体资产配置而言,选择细分领域也是基于当下的国情,以及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的整体状态。所以要选非常细、非常好、非常优质的内容生根,这个内容相对于整个行业及形势要非常严谨。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亚游体育_亚游体育下载_亚游体育app网站 » 中环国信创始人吴彦霖:在文化传承中寻找机会